来源:张湾区档案馆    时间:2019-06-06 11:28:11

 IMG_20190606_142408_副本.jpg  □  郭雄志

      在我上班必经的路旁边有那么几棵柳树,它们是我对四季更迭的不同的景像的坐标。不知为何,?#26869;?#26085;出而作日落而归之际,总会禁不住的将视线驻留许久,也许是我的老家就叫柳树的原因吧,睹物思乡,让我觉得那一颗颗绿柳无论在任何季节,都散发着独特的美。

      春时,当春风吹过大地的时候,每一天上班路过那几棵柳树时,我都要仔细观察一下,看看他们经过一个冬天的风雪,是否还平安的活着,是否接到了春的气息,开始吐出新绿,偶尔不经意的一抬头,发现满树绿芽,在清晨的微风中飘动着,那一刻,我真感动,生命真是顽强不息,春天真的来了啊!

      夏至,晚上下班回家,已是华灯初上之时, 抬头看看,没有月明星稀,到是有云淡风清,往昔满天璀璨的星子,如今被遮到了肉眼看不见的地方。前面那几棵柳树被微风吹着,身影婆娑,在此时的光线中看来,像是一个妩媚女子,飘来荡去的柳枝,像是女子头上的波浪长发,数不尽的婀娜身姿,夏日里凉爽的风,柔和清新,因这些柳树,让人全身说不出地舒坦,让我不禁想起了李商隐的《柳》—“曾逐东风拂舞筵,乐游春苑断肠天。如何肯到清秋日,已带斜阳又带蝉。”

      秋日,满树的绿叶漫漫变黄,一阵秋风过去,小小的叶子离枝而下,在风中打着旋,翻翻滚滚,有一种飘凌凄惶的美,尤其是在有雾的早上,让我想起远在二十年前,我上初中的时候,深秋的早上大家跑早操,经过的路上有一段两旁都是老柳树,一阵凉爽的风过,万千美丽的叶子翻滚着从头顶撒下来,如雾中的精灵,也如扑火的飞蛾,义无反顾的奔向大地,在那个时候,还不忘尽力展现最后的美丽,那是我第一次稍稍体会到了凄清的感觉,虽然那个时候我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情绪,但是愿意让自己?#20004;?#22312;里面,享受一会儿。

      冬来,遇到下雪的日子,一夜过去,柳枝全变成白色,我一直都在想,纤悉如柳枝,但是?#23588;?#20063;能承载那么厚的雪,雪住之后,柳树静静的站在那里,像一个红颜,虽然到?#22235;?#24180;,但也有她独有的风华,那样沉静那样安逸,?#23478;?#38453;风过,雪像面粉一样自枝上散下,满目银光,美不胜收。


二维码
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